搜索

“我开火车去战斗,流下的鼻涕都结冰”98岁老兵任忠德讲述当年抗美援朝的往事

2020/9/16 15:30:01| 访问量:8908| 来自: 在柳州

  (记者 张书桥 高俊 通讯员 江晓,)1950年10月,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,拉开了抗美援朝的序幕。在朝鲜战场上,有这样的一支部队,他们昼伏夜出,勇闯敌人的枪林弹雨,向前线运送物资补给,向后方撤回伤员。他们用热血与胆识,牵起了战场与后方的生命线,他们就是负责战场运输的志愿军铁道兵团,柳州机务段退休司机任忠德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。

  这位正在花圃里侍奉花草的老人就是任忠德。98岁的他,每天除了散步锻炼,就是与花草为伴,生活平静。只有他家门口那块金光闪闪的“光荣之家”牌匾,还在提醒着人们,老人曾经历过的烽火往事。

  1951年.时值抗美援朝战争最为激烈的关头。血气方刚的柳州机务段火车司机任忠德,主动报名,要求入朝支援运输。同年9月,他被编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897部队铁道兵团。初入朝鲜,恶劣的气候就成了任忠德的第一个敌人,零下十几度,寒风刺骨,流下的鼻涕都结冰了,所以他们要经常用手捂着嘴呼气,让鼻涕融冰。

  战时,铁路运输线是敌人重点轰炸的目标。为了减小损失,白天,火车必须进隧道隐蔽,等到夜间才开行,这对司机是一个不小的考验,“夜晚都是靠月光,蒙蒙的,当一个班,两个眼睛紧盯着线路前方,丝毫不能放松一时一刻,稍微疏忽车就掉到炸弹坑里面。”

  地上有弹坑,天空中还有幽灵般的敌机如影随形,时刻都会伸出夺命的魔爪。

  任忠德说,飞机时刻轰炸着,他们去到的时候,车站都变成了焦土,“有一次我在价川,天刚刚黑,飞机就飞电线杆那么高,一会儿盘旋到我的车前面,一会儿又飞到列车后面,在后面扫射,子弹把我的衣服打穿了一个洞,但是也没伤到我。”

  1952年年底,出色完成了数百次运输任务的任忠德回到柳州,成为了一名货运火车司机。1956年,他驾驶的火车遭遇山洪,同伴当场殉职,他本人也身负重伤,右腿粉碎性骨折,几乎丧失劳动能力。战场上数次死里逃生的他,并不愿就此成为社会的负担。

  于是,任忠德丢掉了拐棍,一天一天锻炼学着走路,然后要求上班,“我就是要报恩,不能让国家养着我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,看看大门、送送报纸,就是这么想的。”

  任忠德在单位坚持工作到1980年才退休,对工作的忘我投入,使得任忠德无暇照顾家中的妻子和7个孩子。儿女们也曾抱怨过父亲,但几十年过去,他们也渐渐明白了父亲的初心,理解了父亲的做法。

  1950年到1953年,共有15万铁道兵和铁路职工参加抗美援朝,其中,柳州机务段有71人,战争中7人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舍生忘死的铁道兵战士和铁路职工,在枪林弹雨中,筑起了一条“打不断,炸不烂”的钢铁运输线。

  编辑:阮霞 黄云波

  《在柳州》APP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该作品。

扫二维码
  凡柳州广播电视网上刊载的原创内容(包括且不仅限于图文、视频),均已注册版权。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自行转载、摘编、改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如需转载使用请联系新媒体采编部(0772-2695525)。
  分享到:

相关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