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总书记工作过的地方这样精准扶贫

2016/10/24 10:53:39| 访问量:366| 来自: 学习大国

摘要: 学习大国按: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落幕不久,日前,又印发了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》。确保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,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的任务。如何做到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?有哪些地方经验可供借鉴?今天,党报刊发了一篇精准扶贫工作纪实?学习大国(XXDAGUO)带您看看习近平

       学习大国按: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落幕不久,日前,又印发了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》。确保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,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的任务。

  如何做到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?有哪些地方经验可供借鉴?今天,党报刊发了一篇精准扶贫工作纪实?学习大国(XXDAGUO)带您看看习近平主席曾工作过的地方是如何开展工作的。

  精准扶贫观念:不等不靠,苦战持久;

  精准扶贫施策:建档立卡,分门别类;

  精准扶贫效果:攥指成拳,精雕细刻

  福建宁德,曾是全国18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之一、曾被称为黄金海岸线上“断裂带”。自上世纪80年代末起,以“滴水穿石”和“弱鸟先飞”的理念与精神,铁心拼搏,精准扶贫,27年间,全市贫困人口从77.5万下降到14.5万,其中现行国定贫困线以下11.32万人;贫困面从30%下降到4.26%,预计今年全市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.24万元,增幅连续5年位居福建全省前列。

  1精准扶贫观念:不等不靠,苦战持久

  宁德俗称闽东,山高路远、无地可用、抱海无为、有策难施,闽东之穷,穷在“不通”——路不通、货不通、策不通、人不通。不通则痛,穷则思变。然而在如何摆脱贫困的观念上,在当时的宁德却有两种不同的思路。其中“一种是寄希望于国家能给宁德多批几个大项目,一下子就抱上个‘金娃娃’。”

  时任宁德地区主要领导并没有仓促作答,而是卷起裤腿、顶着烈日、拄着木棍,用一个月的时间,走遍闽东9县的山山水水,还顺带走访了相邻的浙南3县。边走边看边思考,闽东这只“弱鸟”究竟何以能先飞?

  “同贫困作斗争,是一项长期的历史任务,没有愚公移山的精神,不从治山治水这个‘笨’工作上下功夫,是改变不了贫困落后面貌的。”

  先飞的第一要义,就是“要把事事求诸于人转为事事先求诸于己”。地区可以贫困,但思想观念不能贫困。市场观念、竞争观念对贫困地区来说都是崭新观念,都应成为“先飞”意识的组成部分。由此,新的一整套闽东脱贫的思路渐渐清晰。

  从此在闽东的群山之中,每到农闲,便有无数个村庄、无数个劳力,不等不靠,凭借着原始的工具,挥汗如雨,挖山不止,筑路不休。至2014年,宁德农村公路从1998年的1700公里增加至9500公里,9县“县县通高速”,124个乡镇、2135个建制村,全部完成公路路面硬化;2500多个地处偏远、水电难至、地质灾害频发的自然村、33万群众走出大山,搬至靠近省道国道的新村。

  2精准扶贫施策:建档立卡,分门别类

  “旧东山”已是“新东山”。如今的东山村主村除了集中安置容纳了自家的5个自然村外,还包括更为偏远的二坑、三坪两个畲村,人口达到413户、1500多人,是过去的3倍。在村两委班子带动下,全村群众转而利用靠海优势,发展紫菜养殖和加工,每亩收入是过去在山上的三四倍。

  可还是有一小部分因病、因灾、因没劳力,仍然贫困的群众,一共22户。“这22户是经过村民代表大会两次投票、再由我们村干部逐一入户调查确定的。”村委会主任陈李寿眼下最重要的任务,就是把这22户“拖也要拖出贫困的泥潭”。

  档案有了,“病根”也找到了,可是发展什么呢?

  几经商量,22户决定养牛。牛源先是想从山东引,咨询了县农业局专家后,决定还是从本地找。养多少?那得先看草场大小,还不能影响其他人家的果园,仔细推算过后,定下30头为第一期;本金呢?市县两级财政和金融单位都有专项款。最难办的是怎么养?

  本来就是或病或残,把牛交到谁手上,谁也不放心。他们又查资料又四处请教,折腾了几个月,想出一招:从22户中找几个最有能力的当主管,替大伙统一负责放养;每户掏一些钱给他们付工资,最后分红大家一起算。

  万事已备,只差牛来。“已经订好了,再有几天就来了。”趁着这两天有空,陈广昱甚至连未来合作销售的店铺也看好了。“这一年的经历,都能写本小说了。”扶贫从广泛到精准、从漫灌到滴灌,考验的不是技术,而是作风。

  宁德从1988年就率先开展干部“四下基层”,派出“扶贫工作队”,推行“领导包村、干部包户”。2012年以来,全市又率先实行“每月无会周”,其间1.6万名各级干部驻村三昼夜,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。

  3精准扶贫效果:攥指成拳,精雕细刻

  条件好了,项目有了,能不能保障扶贫成功、各方有效益呢?为这事,庄庆彬总结出一套“精雕细刻”的理论;为这事,林挺则是想写个“循环闭合”的题目。

  老庄今年52岁,早先曾在闽东医院工作,后来回了闽南老家从事房地产开发。赚了钱后,便一直关注着第二故乡的扶贫建设。作为当地第一家被引进的客商,一进来就挨了盆冷水:原本以为靠近华东名岳太姥山,等着游客上门,应该不难。可是山路弯弯,客人们还没下车就已被转得七荤八素;原本以为生态不错,自然吸引目光,可没啥特色,来过一次,再无下回。

  老庄急,小林也急。作为宁德下派到福鼎市店下镇三佛塔村的第一支书,他原本以为要完成的任务并不难,怎么说也号称“福鼎粮仓”,土地肥沃,发展个赚钱的农业项目应该容易。可没想到,项目选好,要引进企业时,人家要地、要劳力。而要解决这两条,就要把分散在13个自然村的群众集中安置到中心村,那原本就脏乱差的中心村,就得重新规划,可村里本来就没钱,“转了一圈,问题又回来了。”

  亏了近2000万元后,不肯认输的老庄“买”出了教训:天然的条件再好,也得把产业项目精雕细刻出特色来。2010年,老庄专门请来个研发团队,将户外运动与风光旅游相结合,充分发挥九鲤溪10多公里长的峡谷特色,索道旅游一炮打响。“光研发费就花了500万元。”当年旅客就来了1万多人次,去年已猛增至14万。

  小林那头,在市里协调下,宁德第一家村镇银行——恒兴银行去年已被引进了三佛塔。以每户5万元的低息贷款给愿意从事大棚农业的群众;同时再给引入的农业企业贷款200万元,专门用于土地流转和设施建设。有了生产资金的群众,搬迁改造也顺利实施。两年间,恒兴发放小额贷款150多户、金额1000余万元。恒兴也获益,成立虽晚,却在全省所有村镇银行中利润率高居前列、不良率最低。

  用现代工业思维抓农业。至今,全市已培育形成11个千亩高优农业示范园、76个现代山地农业开发示范点、414家市级以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,5200多个农民专业合作社,覆盖全市80%的建制村,全市农民50%以上收入、贫困户60%以上收入来自特色农业。“富在农上”,成了现实。

  “2014—2017年和2018—2020年两个时间段,我们决定每年将再新增地方财力的1%—2%和2%—3%,点对点地精准投入于扶贫之民生工程、基础设施和生态建设。一定要完成300万闽东人民脱贫致富这个梦寐以求的夙愿。”宁德市委书记廖小军说。

  (本文原载于《人民日报》2015年12月8日第10版,原标题为《滴水这样穿透石——福建省宁德市精准扶贫工作纪实》,部分删减,作者为人民日报记者 赵鹏)


扫二维码
  分享到:

相关阅读

文热点

返回顶部